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太行有菊懸崖開
來源:解放日報 | 查干  2021年01月18日06:59

有一年的晚秋時節,我們一羣文人墨客,相約太行。北國的秋天,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凌寒而生的花草,日漸稀疏起來。而令我們驚歎不已的是,在太行絕壁處,煥然盛開的小小山花。絕壁之上,除了五角紅楓、黃櫨之外,只有它們,稀稀疏疏地在盛開着。曰:太行菊。太行山,與秦嶺一樣,橫亙在晉冀豫邊界。一讀太行兩個字,便使人感到它的巍峨與蒼茫。而小小山菊的名字,與它連接起來,便神祕起來。資料稱:太行菊,乃中國特有品種,為中國國家珍稀瀕危保護植物。生長於海拔500米以上的峭壁或裸露的石灰岩上。因其獨特的生存環境而成為自然界的一大景觀,有詩云:“一夕秋風天下涼,露重霜寒菊花香。”這恐怕是太行人多年觀察到的神似描摹吧?

“秋叢繞舍似陶家,遍繞籬邊日漸斜。不是花中偏愛菊,此花開盡更無花。”想起唐代元稹的《菊花》詩。時至深秋,百花盡謝,唯菊花凌風霜而怒放。

這一句“此花開盡更無花”,讓人們記住,併發出惋秋之嘆。詩句的妙處就在這裏,一上眼,便讓人心生感動。東晉人陶淵明亦留有“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名句。僅用悠然二字,便寫盡了當時的愉悦心情和幽然環境。在歷代文人墨客中,愛菊之人無數,所留佳作也數不勝數。元稹的這首《菊花》,是較為生活化的一首。晚來悠然閒步,有菊陪伴,何等愜意。他雖然説,不是偏愛菊花,只是惋嘆此花開盡更無花。其實他是婉轉地表示對菊花的喜愛之情。我疑心,他那樣説,是怕傷着了眾花的緣故。還有唐人黃巢,科舉落第之後所吟一首《不第後賦菊》:“待到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後百花殺。沖天香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。”詩裏不僅有景緻,更有志趣和傲骨在。這裏的菊花,成了鬥士的化身,冷冽而臨風,視之有物,呼之欲出。因他是唐末農民起義的領袖人物。

菊之可貴之處在於,眾花委頓之際,它卻凌寒而生,不但花蕾飽滿,色澤亦鮮豔生動。菊,種類很多。新的品種又五花八門地陸續出現。所起芳名,有的極具詩意,屬於陽春白雪一類;有的則極為生活化,屬於下里巴人一類。農藝師,就是弄花的魔術師,是菊的再造者,也是知音。人們偏愛梅與菊,大概與它們的凌寒品質有關。菊,本身就是一種藥用植物。菊能清熱明目,人們喜飲菊花茶的原因就在於此。當然,還有它誘人的芳香和色澤。每天上午的菊飲,是我多年的習慣。大朵幹菊,一般只放一朵就可以,用開水一衝,一股花香撲鼻而來,而後花瓣迅疾舒展開來,展示它最初的美麗容顏。再擱方糖兩塊於杯內,品飲起來,別有一種滋味在心頭,這便是餘愛菊之緣故。

太行菊,或許是它懸崖絕壁處的特殊氣質,蒼天賦予它獨特的內韻。細賞,它的花瓣有些特別,與它的生存環境是天然組合的一幅畫面。

菊生懸崖絕壁處,無疑是大自然神奇的一筆。它弱小,卻具大丈夫氣概,讓人仰視,讓人慨嘆。仰望之際,我猛然覺得,它在微微地蠕動,似有翅在展開,卻欲飛不飛。是山蝶嗎?飛至高處,它難道是在試探,秋風的力度和耐力?記得童年時頑皮又好動,追逐蝴蝶是必不可少的一種遊戲。然而,追而不去捉它,有一種慈悲情懷在心中,這與母親的教導有關:“一切生靈,皆朋友。”經驗證明,手一旦觸到它翅翼上的彩色粉狀物,它便就掉落。翅翼便變薄,扇不起風來。無論它們在飛動狀態中,抑或一動不動地叮在花蕊之上的那股痴情勁兒,一睹,就讓人心生憐憫。它們的確單薄、輕微,一股小風就可以把它們吹上天。不知為什麼,此時此刻,我則心生幻覺。覺得,這些懸崖菊,就是由我家鄉的那些蝶幻化而來的。它們變為花,裝點着雲水太行寂寞處。只是,此刻的它們,一改往日的懦弱與輕盈,竟可飛至千丈絕壁處,情願去經受高寒的凌厲。如斯,有一種無名的衝動,使餘老邁的血脈僨張起來。假若它們此刻飛將起來,我可以抬起老腿,去追逐它們,並呼喚它們往日的小名,在高聳清冷的太行山野,做一次童年的遊戲。這種慾念有些可笑,亦夢幻,然而美好。像是一段童話裏的情節。這樣的時候,只有仰視,才是一切。因為,視野裏出現的,是夢境與已逝歲月的朦朧幻影。

山菊盛開處,除了巖壁之外,再不見它物。連一株小小草都沒有。孤獨如斯,不能不令人慨嘆。於是,心中有了埋怨,對這蕭索的秋天和它有些凜冽的山風。

是啊,哪怕留給它一株矮小的山草也好啊,免得它滿目空空,寂然獨處。假如可以飛檐走壁,找一處可以落定的巖壁,與它近距離站立,默默對視。這樣的時候,對話是多餘的,但對酌是必須的。將對酌,當作對它的獎掖與勉力,繼而將身邊的秋風,灌進羊皮酒壺裏,一飲而盡。而後起身,揮手,作別。萬物,皆有心靈感應,我這樣想的時候,山菊便微微地晃動起來,並遞來一種帶有汾酒香味的花香給我。這非杜撰,也非不落地的虛詞,是真真切切的內心體驗。因為這世界上,還有萬物融通與和諧的一面,而非只有霸凌與隔膜。為了保護它,當地明文規定,禁止採摘。是啦,它屬於弱小生靈,卻富有善的品格和利他精神。保護它是明智的,説明良知的力量。

太行菊的花朵,初為淡紫色,遠矚,似一片紫雲。使人想起紫氣東來這句帶有禪味的話。完全綻放之後變為白色,且有淡黃色的花蕊在中心。不僅優雅大氣,亦顯得堅毅。無疑,這是巍然太行賦予它的生命內涵與品格。

太行有菊懸崖開,獨飲天露觀世態。居高而不畏寒,吞飲着寂寞與貧瘠,是一個獨特的存在。它,究竟為我們展示着什麼?訴説着什麼?心生感應,必有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