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黃河三日
來源:文藝報 | 王昕朋  2021年01月13日06:33

隆冬時節,我沿黃河入海口的東營市向上,經濱州、濟南二市,進行了三天的考察。三座城市,風格不同,性格不同,內涵也不同,但有一點是共同的,那就是深植於黃河文化之中的一種不懈追求的精神。

鳥兒樂園

黃河三角洲濕地公園位於黃河入海口的山東省東營市。我們來到這裏時正值隆冬,又剛剛下過一場雪,原想來的不是時候,有可能是一次“遺憾”之旅。沒想到一踏上這塊土地,心靈受到深深的震撼。

一望無際,再望仍然無際,已經發黃的蘆葦蕩雖然不像春夏時節那樣綠浪翻滾、氣勢磅礴,也不像深秋時節那樣蘆花飄雪、銀裝素裹,但金碧輝煌、波瀾壯闊的景象,顯示出一種成熟之美、廣袤之美、雄性之美。同行的一位朋友讚歎道:“這浩蕩的蘆葦蕩,可以容納多少鳥類過冬啊!”

陪同考察的東營市的同志來了興致,掰着手指,充滿自豪地説:“黃河三角洲濕地公園1992年建設時只有187種鳥類,這幾年增加到370多種,充分説明生態保護取得了明顯成效。最近幾年我們東營有句口頭禪,叫做‘環境好不好,鳥兒最知道’……”

突然,一位同行驚喜的叫聲吸引大家把目光投向窗外。只見一排排類似電線杆的水泥杆頂端,挺立着一隻只大鳥,羽毛有的黑有的灰,嘴很長且筆直,外形極像白鶴。它們的姿勢各不相同,有的曲頸像在眺望,有的低頭像是凝思,有的扭頭彷彿在等待。東營市的同志告訴我們,這種鳥叫東方白鸛,屬於大型涉禽,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,在全國大約有2500—3000只。2005年至今,東方白鸛連續十幾年在黃河口繁殖,到2017年底已累計成功繁育937只,成為中國最大的東方白鸛繁殖地之一。2010年11月,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授予東營市“中國東方白鸛之鄉”稱號。

“電線杆子怎麼看不見電線?”一位同行好奇地問。

“您再仔細看看杆子上邊有什麼?”東營市的同志笑着説,那笑容有幾分自豪、幾分得意。

“鳥巢!”車上的人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。

據東營市的同志介紹,東方白鸛對生態環境的要求相比其他鳥類特別苛刻。它們喜歡干擾少、環境好、食物豐的地方棲身,還有一個特殊的愛好是在高大的喬木或電線杆上築巢。但是,在電線杆上築巢,其糞便會腐蝕電線,也威脅其自身的安全。為此,東營人就在濕地上豎起一排排形似電線杆的水泥杆,供它們築巢繁殖。他詼諧地笑着説:“我們稱這是東方白鸛的‘安居房’。”

一般來説,冬季來臨之前,鳥類會成羣結隊、拖家帶口、浩浩蕩蕩地南遷,所以,過去的黃河三角洲濕地被稱為“鳥類的國際機場”。但現在已是隆冬,不僅水泥杆上可見棲息的東方白鸛,水邊、草地、沼澤地、甚至一片片湖面上,隨處能看到各種鳥兒,有的在瀟灑地散步,享受着冬日暖暖的陽光;有的在恣意地啄食,享受着濕地美味佳餚;有的快樂地追逐嬉戲,享受着天堂般的自由;有的旁若無人地在私語,享受着愛情的幸福……

這時,一陣鳥兒的鳴叫聲在耳畔響起。東營市的同志脱口而出地説:“這是丹頂鶴在歌唱!”

仰頭望去,只見天空中一羣體型碩大、體態優雅、體格健壯、全身潔白的丹頂鶴在盤旋,時而向上,時而向下;時而繞着圓圓的圈子,時而排成長長的一字線……彷彿是在做一場激動人心的空中飛行表演。

“過去,東營是鳥類的國際機場、中轉站。這些年生態環境越來越好,在這兒越冬的鳥越來越多!”東營市的同志説。

“真是鳥類的樂園!”一位同志讚歎地説。

“評判一個地方生態環境好不好,鳥兒可能比人類更有發言權!”另一位同志也由衷地感嘆。

我想起在小學課本上讀過的巴金先生的散文《鳥的天堂》,記述的是位於南方廣東某地一棵千年老榕樹一樹成林,鳥兒喜歡在那兒棲息。眼前這片黃河入海口的濕地,不也是鳥兒的樂園嗎?“環境好不好,鳥兒最知道”不僅是東營人的口頭禪,也是東營人的一種精神追求,東營的一種標識。同時,它也應當是新時代的一個縮影!

一城湖光

我們進入濱州時,已是華燈初上時分,寬闊的街道上雖然車輛、行人與北京、上海等大都市相比顯得稀少,但那一棟棟偉岸的商業大樓門前廣場上擁擠的車輛、進出的顧客,那一排排居民大樓裏通明的燈火,樓下悠然散步的人們,以及沿街飯店窗口顯現的身影或笑臉,仍然能讓人們感受到這座城市繁華的氣息、暖暖的温度。我突然發現,離市中心越近,空中、地面上的燈光越發明亮,風格也不時變幻,忽而嫣紅如同早春的霞光,忽而發綠似春天的綠波,忽而金光閃閃像金秋的稻穗,忽而五彩繽紛彷彿節日的焰火……

“這霓虹燈真漂亮!”我感嘆。

濱州的同志告訴我:“這是湖光和霓虹燈光交相輝映產生的效果。”

聽了濱州同志的話,我留心看了一下,發現車子駛過的沿街兩旁,不時就出現一片明鏡似的湖泊。那些湖泊有大有小,有長有方,但錯落有致,佈局工整,一看就知道經過科學規劃、精心設計,不斷打造。霓虹燈光在湖面上留下一道道快樂的身影,而湖水則反哺似的把光芒折射給霓虹燈光,相互交融、相互輝映,激動地編織着這座城市的七彩夜空。

我們下榻的賓館三面臨湖,其中北面是一片較大的湖。湖中有一座小土山,小土山面向湖的一面豎立着一排用霓虹燈組成的宣傳牌,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一行10個大字熠熠生輝。10個大字分列成10道紅色的光柱,投射到湖面上,泛起一道道紅色的光芒,這光芒再映射到沿湖大街的燈光上,就形成了一種獨有的讓人感到激情澎湃的燈光效果,就連街道也像輕輕飄舞的綢緞。

第二天在濱州城考察時,我留心觀察了一下,發現這座城市裏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羅棋佈,與湖泊相連的幾乎又是一座園林。濱州的同志告訴我,建設黃河之濱生態園林城市,保護黃河生態,是幾屆市委市政府的共識,他們堅持綠色發展,同步推進資源開發、高質量發展和生態建設,把生態環境質量逐年改善作為區域發展的約束性要求,納入考核體系 ,從市到區縣再到鄉鎮街道,全都堅持“一張藍圖繪到底,一屆接着一屆幹”,通過多年努力,全市建成108座園林72座湖泊,幾乎遍佈每一條街道。

小推車

在濟南黃河之濱的黃河文化展覽館裏,一幅舊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。照片上,是上個世紀50年代山東人民治理黃河時,推着小推車爬坡的場景:一羣衣衫破舊的人們,奮力推着堆成小山狀的淤泥,沿着陡峭的河坡向上艱難地行進。長長的車隊,在古老的黃河河道上猶如一條氣勢磅礴的長龍……

這張照片似曾相識。我想起,在淮海戰役紀念館裏也有幾幅小推車的照片,只不過場景是戰場上,小推車上堆的是糧食、彈藥等物資。天空可見尚未散盡的硝煙,腳下可見炮火留下的彈坑。不同的時代背景,不同的現實場景,不同的歷史人物,小推車上裝載的貨物也不同,但有一個共同之處,都是用小推車這種運輸工具在改天換地。

這種木製小推車,因為只有一個輪子,而且靠人來推,所以也有人稱之為獨輪車、手推車。詩人艾青在《手推車》一詩中寫道:“手推車,以唯一的輪子,發出使陰暗的天穹痙攣的尖音”,“手推車,以單獨的輪子,刻畫在灰黃土層上的深深的轍跡”。

然而,就是這樣的一輛輛小推車,卻推出了中國革命抑或説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蹟。淮海戰場上,幾十萬輛小推車日夜兼行,長驅千里,運送着戰場上需要的物資,陳毅元帥曾充滿深情地説:“淮海戰役的勝利是老百姓用獨輪小車推出來的。”“他們用小推車把革命推過了長江。”

新中國成立初期,山東省包括北方廣大地區的人民羣眾,推着小推車投身祖國建設,黃河文化展覽館裏這組照片就是這一時期的真實寫照。

歲月更新,時光留痕。如今,小推車作為一種傳統的運輸工具已進入歷史博物館。我們在山東農村考察時看到,村裏的馬路兩邊停放的是各種各樣的汽車等現代運輸工具。但是深植於黃河文化之中、融入山東人民血脈之中的那種堅忍不拔、不怕犧牲、甘於奉獻、赤膽忠誠的“小推車”精神,依然在齊魯大地傳承並不斷髮揚光大,小推車“吱呀吱呀”的歷史回聲,在北方大地久久盪漾,如同未來在召喚。

走出黃河文化展覽館,放眼奔騰的黃河,一支支小推車隊彷彿出現在眼前,“吱呀吱呀”的聲音在耳畔久久響起……